关于

记我的室友J

室友J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一直以来向人安利从未有过败绩的她在寒假粉上了王嘉尔,之后便疯狂向我们安利拜托了冰箱。另两个人(D和H)在看过一集后都因为尴尬癌弃掉了,我当时在英国压根没有理会她。

后来我粉了拔杯,在看完S213之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室友D倾诉,几乎没费半点力气就把她拽进来,她还比我更饥渴。情人节那天返校跟她两个人在宿舍里重看第三季。然后室友J的噩梦开始了。

每天寝室里就是——啊啊啊啊啊啊拔拔,呀呀呀呀呀杯杯,啊呜呜呜呜呜拔拔杯杯。我要艹茶杯!我要拔叔艹我!我爱他们!你看了麦子那张动图吗?你有看这个太太传的四格吗?这篇拔杯同人文你萌吗?这段剪辑你看过吗?blablablabla……情到深处就各自转身从椅子上起来抱在一起。

室友H几十年如一日孤单地萌她的米英,舔她的太太,预购她的本子,对我们的热度只是路人角度偶尔调笑几句。室友J就不一样了,她很孤单,又不甘心。每次看到我们在尖叫花痴,她就要冷言冷语,口气也是酸的,一个人在床上尖叫她的王嘉尔怎么这么可爱并不能完全满足她,特别是看到能和室友共萌一对CP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之后,她更不开心了。于是J开始把万年米英的室友H拉入她的队伍中,试图制造寝室里北约和华约两极对峙的氛围,结果却不尽如意——H诚然是个善良温和的好妹子,平常喂到嘴边的安利总是配合地吃一口(多是王嘉尔上综艺的小片段),但却是绝对不会张嘴主动再要一口的。

J的魔爪又伸向了和我一起萌拔杯的D,反应与H没什么卵区别。

她曾今不屑地说,汉尼拔这种第一季就是杀人吃人还给尸体拗造型的三观不正,你们是有多变态才能看得下去。我们听到了,竟觉得还有一丝小高兴呢(。

她又抨击,麦子这么老,没有眉毛,讲话漏风,还长得不好看。室友D(作为麦子痴汉粉她比我更有话语权)只是红着脸陶醉地说,不知道,反正就是爱他呗,爱上之后怎么看都帅。

她很愤愤地说受不了我把朋友圈空间微博等所有和她有交集的社交区都沾上了拔杯的痕迹,威胁我要是再刷,她也要天天刷王嘉尔。我完全没有理会她。

她转而威胁,要是我和室友D再这样下去,就要在微博空间朋友圈把我们双双屏蔽。这下我们两个都不理她了。

我看到室友J某天还转了一条微博,问你最难卖出的一份安利是什么,室友J流着泪默默控诉,我默默地看。

这种情绪在今晚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大老婆回寝室了,我等系统更新完后立马在线买了个毛线小精灵玩。又因为等待的时间比较漫长,就开了血源想重开档刷会儿杀时间——你想,捏脸就能捏很久了。当时我也是无意间问了一句:额头是凸好看还是凹好看。谁知道竟然吸引了D的注意,她凑到我旁边先是感慨了一番现在游戏捏人系统的精细,紧接着我们还一同发现男性发型里有个是单马尾,戴上后特别像麦子在皇家风流史里的造型,室友就突然说了句:可不可以用这个捏个拔叔呀?

然后她痴汉地抱来了自己的手机和ipad,打开相册,里面有收藏的各个角度的麦子帅照和表情包,我们开始钻研起来。不过不愧是两人对里面一些专业名词都不太懂,对麦子脸部特征的见解也有所分歧,途中讨论时不时就变得很激烈而欢乐,捏到后来只觉得,除了这个薄又挺翘的嘴唇外,没有一点像他的,反而却是像极了皮特(。最后D讪讪离去,我也就懒得继续直接开始游戏。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刚才两人的逗逼时光激起了J的强烈不满。

我在砍人时,J爆发了。

她发出了非常妩媚而动人的声音:“D~来看看我们的嘉尔吧~这段很好笑的~不粉他也会觉得好笑哦~~”

“我尿急,上厕所呢。”

“你就在厕所里看这段呗~很短的哦~”

“几分钟啊?”

“五分钟。”

“我撒尿撒五分钟啊!”

“那你现在看嘛~~”

“不,憋不住了,尿完看。”

D例行挣扎了后还是放弃,上完厕所回来后如约看了。一副完成了老师给的任务如释重负的样子,我都心疼。事情本来就这样子该结束的,结果J今天却特别反常,不知餍足地又献宝似的奉上另一段:“看看我们嘉尔女装的视频吧!!!真的很萌呀!!”

这次D果断用洗衣服的借口拒绝了,一边不忘及时甩锅:“就我一个人看了你的嘉尔这不公平!另外两个人呢!”我听罢吓得手柄都快掉了,赶紧正了正耳机一副“爷忙着杀人听不到你们这群人在逼逼啥”的严肃神情,H也抖了三抖赶忙接了一句“不对!我几天前也看了你的视频的!”

然而J充耳不闻,只是略显惊慌地跑到H的床铺下声嘶力竭地说道:“你就看看我们嘉尔吧!!!看看他吧!!!他有可多CP了!!!可萌了!!!!”随后二话不说蹬了拖鞋就摸着梯子往H的床上爬,其中伴随着H的惨叫。她又被糊了两段安利。

十分钟后J留下精尽人亡的H满足地哼着调子上了自己的床。那之后我关了血源,开始玩毛线,寝室成员各干各的,一派和谐。

零点二十左右,大家都差不多洗漱洗漱好睡了,J大发神经再起一波,就特不要脸地坐在她跟D床铺的中间部分,声线颤巍巍的,又尖又细,跟唱戏一样,用那种妖娆的调子说:“D~~我还想给你看一段我的嘉尔,嘻嘻。”

D的白眼都快翻破了。她说她等不及要看她最近迷上的拔杯abo第八章更新,J的口气又变得可怜了,摆出逞强的样子,一个人执着地坐在那,盯着手机屏幕,喃喃地念叨着:“我好讨厌这个广告啊,好长。”

最后D还是看了,J很开心,还说了谢谢。

顺便还袒露了句:“谁让你们今天晚上又在那里花痴汉尼拔。陪我看嘉尔就当是赔罪吧!”

“我们哪里啦!”不对,这个逻辑就有问题!

“就是你们在捏脸的时候啊,一直喊着的。”

我们才想起来当时确实一边捏脸一边三百六十度花式舔麦子,并且不停发出“好帅啊”“受不了了”“好苏”的啧啧赞叹声。终于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蹲在角落默默躺枪的室友H哭了。

熄灯了,我和D那之后意外地安静下来,她可能在舔她的麦子,我在看我新找的一篇spacedogs,我们默默地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默默地听着H和J几乎疯狂地在床铺上大声谈火影。


评论
热度(1)

© 蒸汽乌托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