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SIMOGO GAMES】Year Walk

官网:http://simogo.com/work/year-walk-ios/
宣传视频:https://youtu.be/LVz_MhMsAvs
攻略:如此简单的解谜游戏并不需要攻略🌝

实况:安利下Nico上キリン的做的两P实况,steam版,和ios版本有轻微区别。(up主目测已坑)




【Year Walk Companion 粗翻】

# Year Walk

通过一系列过程来预见未来。19、20世纪流行于瑞典。具体步骤因地而异,但都有一定共同点。
Year Walk一般在发生在重要节日前夕,因为门在特定日子才会打开。通常情况下Year Walker不能吃任何会在这些日子里供应的食物和水,也不应该见到任何人,所以他们通常会把自己锁在黑暗的屋子里,一整天不能生火。遵循这些步骤后,Year walker将在午夜时分踏出房门,一旦出去,就不可回头。
教堂是最终目的地,过程中Year Walker会遇到许多灵异生物,并受到各方面威胁。如果能成功抵达墓园,那么在以一定顺序绕行教堂后,Ta的未来之眼将会打开,但这同时也会引来the Church Grim(牛头人,简称NTR)。
完成Year Walk,Year Walker就能看到未来,一些隐喻,看到死亡,自己和爱情。
晚19世纪一个精神病患者Martin Nilson曾给出证言,他将他的幻觉形容为发生在别世界的经历:“在我看到下一年所发生的事情之前,我生活在群星之间,有好几世了。还在意明年做什么呢?时间已至尽头。”
今天这项习俗已经基本上被遗忘了。

#The Huldra(塔勒)

北欧神话的一部分。但它更早的源头要追溯到人们生活在森林附近的时候。Huldra是森林的守护者。墓园里被一圈矮树包围着的那棵巨大孤树被认为是Huldra的住所,但有时也被认为是Huldra本身。在大部分故事里,她化身为一个美丽的女人,但这不是她真正的样子。很少有人能一窥她的真实面貌,更少有人能活着讲述。她通常被理解为一个孤独而充满痛苦的生物,和人类的联系复杂。
Hydra用她的美妙歌声引诱男子到森林深处,不是纳入后宫,就是杀了吃掉。那些被她亲吻过的男人们会变得麻木而无感情(类似于被摘除脑前叶?)
在另一些事迹中Huldra是正义的,猎人若尊敬她,捕猎将会受到庇佑。矿工也视她为朋友。她还会帮助那些自愿向她献血的人,不过这很可能致命。
Huldra的形象亦正亦邪,你很难预测她的行动,她的行事规则旁人无从得知。

#The Brook Horse(溪马?)

瑞典是个拥有数不清的河湖溪流的国家,因此很多神话怪物也与之相关。
Brook Horse是一种栖息在河流中央的苍白的马,它通常会引诱小孩骑到自己的背上,再下沉将他们淹死。
Brook Horse和The Nix的形象有很多共同点,后者化身为一个英俊男子,引诱年轻的女性进入河水中(女高中生失足下海),有些传言中它们是一体的(乙游画风马脸大帅哥)。Brook Horse更像是母亲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远离河流玩耍而编造出来的怪物。
在达拉那(Darlana)省北部流行着的某个不常见的故事。一个男子走在从矿窑回来的路上,想去溪边洗手,在那儿他发现一块奇怪的石头,形状就像是一个在水里的婴儿。他将它捡起来,这时突然旁边有一只两腿站立的马在注视着自己,并向他伸出了人类的手。男人吓坏了,他跑回镇子,到处跟人说这个故事,但没有人相信他,他又给他们指那块石头,但它的形状已经变得非常普通。第二天人们在男人的床上发现了他的尸体,胃里装满了水,那块石头也从此消失了。
Brook Horse往往会被和死亡联系在一起,但不总是消极意味的。民间故事Little Nil里,brook horse就指引过主人公的灵魂回家,并帮助它脱离了不幸。

#The Myling
19世纪及以前的瑞典,杀婴儿是一桩比较常见的罪。通常有两个动机:没有资源养育,非婚生。这些不幸孩子们的灵魂会变成Myling。
大部分Myling被他们的单身母亲杀掉——她们将自己的孩子留在树林里或者溺死在水中。
还有一些则是被“Angel Maker”——他们会收取那些母亲们支付的一笔钱来为这些孩子另寻正经人家。但等母亲一离去,婴儿就会被杀死。
Myling作祟的一个通常方式是通过恐怖的哭声。它们或许会以光球或者Irrbloss(类似于鬼火)的形式出现,诱导旅行者偏离安全的路。
在贝格斯拉根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个年老的男人在通往穿过森林的回家的路途中,他身后紧跟着一个小孩,一直喊着“爷爷我好饿。”这个男人试图忽略他,但却被吵得不得安宁,最后男人失去了耐心:“如果你能找到谁来喂你,那就去找。但你不会从我这获得什么。”这个孩子满足地离去了。当这个老男人回到家后,发现他的女儿的尸体倒在地板上,原来先前遇见的那个孩子是他被杀害的孙子。
那些帮助过myling的人会收到一份礼物。一些记载显示myling通常会被其他一些怪物所带来,比如hobs或者brook horse。

#The Night Raven

斯堪的纳维亚民间故事里,食腐鸟通常被和不幸与死亡联系起来。Night Raven也不例外。在描述中它们长有尖利的喙,有些羽翼上分布着洞。人们如果凝视那些洞就会生病。其他故事里讲述道有一种骨架巨大的鸟永远也不能满足自己的胃口。旅行者只有蠢到一定境界才会在夜晚冒着被大鸟生吞活剥的危险外出,尤其是圣诞节或新年前夕的时候。
Night Raven还有被描述为一种普通的乌鸦。但如果它停在某家的屋檐上,这家人很快就会因为高热而死。总之,它和疾病有很深的联系。就算父亲吩咐孩子去掏鸟蛋,也会提醒他不要掏到night raven的蛋。这个孩子要是不确定,可以敲蛋三下,嘴里同时喊着“汝等妖魔速速显形”(只能想到这个翻译orz),如果是,蛋就会变黑。Night Raven不止寄生在蛋上,它还会侵占别的鸟的身体,尤其偏爱食腐鸟。
一些资料还称此种怪物的灵魂是一个死后未被恰当埋葬的贪财者,这点可以从night raven对亮闪闪物品的喜好中看出来。

#The Church Grim

瑞典民间故事中最复杂最让人恐惧的一只怪物。
之所以人们对它所知甚少,是因为据说哪怕是提起它的名字都会招来噩运(麦克白🌝)。而因它样貌所产生的分歧则可能和其起源的有关。
在中世纪的时候,一座教堂的建立有时候需要在走廊下活埋一只动物——常见的是山羊,因为它相对便宜。也有传言说活埋罪犯,作为一种惩罚手段。在其他一些版本中,还有把罪犯的心脏挖出来填进被献祭的动物残骸里的说法。心脏是围绕Grim迷思的核心,瑞典北部的故事曾提到,如果你能触碰Grim的心脏,你就能看透eye of creation(这是啥…)
Church Grim守护教堂不受盗贼和盗墓者的骚扰,但却因此连老实人也不敢在夜晚去拜访了。一些故事里还说道,如果你非常不幸地成为一年中最后一个死去的人,那么将会在下一年中侍奉它(都是鬼了…谁怕谁啊)
还有其他的一些故事认为Church Grim根本就不是什么守卫,而是某种类似于寄生虫的东西,它们被教堂中所蕴藏的能量吸引而至,以人们的梦境、希望和恐惧为食。和青铜时代某位无名的神祗关系密切。

【Companion日记部分 待翻,等有兴趣再搞】


【原声音乐】

安利:
Rörliga Bilder
Stina
On the Joy


评论
热度(11)

© 蒸汽乌托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