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同时被两个室友渣J3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给寝室公众号写的专栏文章🌝🌝🌝
含有过激描写(不

==

作为J3无脑黑,当暑假期间邻市的H千里迢迢(用QQ)跑来告诉我,她要渣J3的时候,我内心其实是万分拒绝的。我是她在日本(的中古18X同人本店)共同奋斗过的好战友,不忍看她堕落至此,得知这个悲报后,恨不得能把涛涛从前用来骂我的所有脏话(中英双语)一起搬过来砸她脸(聊天框)上,甚至不惜刻意抹黑j3捧高屁股。除此以外,我辱骂她,冷落她,不借她钱买外观(虽然这更多是因为没钱,当然有钱也不会借的),不告诉她那瓶酵素的价格,截聊天记录上空间婊她啪啪啪打脸…

最后,我说:放假回来你最好别让我看到你在渣J3,否则我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

她说:嘻嘻。

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

怎么办,好想毒死她们哦😃。

关于两人的诸多罪行J前面已经提到,这里不加赘述。我现在就来重点讲一下,沉迷游戏对生活的危害到底有多大。

说到这个话题,可能就有人不服气了,要跳出来反咬一口,说:“你tm上学期玩什么血源不也玩得很沉迷吗!你ps4都搭书柜上呢。”当然现在已经不会有人这么说了,也许是因为某人(D和H)发现自己每天游戏时间已经完全超过常人可接受范围的事实,也许是她们臣服在我认真学习课内课外知识的强烈气场中抬不起膝盖来。

她们自沉迷游戏以来不再记得吃饭。因为叫外卖会影响打机时间,而她们从前要升级,现在是要排队,要刷副本,要刷装备,勾搭师傅,切磋,买外观,每件事都可循环再生产,因此每件事都可以付出无限时间。打游戏让她们忘记了饥饿,精神世界的填充令她们无意识便摆脱了肉体需求的优先权。结果就是,我饿了,叫外卖,她们没时间和我下去取,所以不叫了。曾今四人拿着手机同时下单的场景我还历历在目,曾今微信群轮流掷骰子决定谁去取的过往也屡屡在我梦里(并没有(以及这个机制不公平,现已经被废弃了,因为受lian伤hei的总是我)。当然这种跟风狗行为本身也不可取,只是在看到两人纷纷表态自己沉迷游戏体重多少有轻下来之后,我深深感到游戏对她们身体的危害是有多深。

我当然是没有嫉妒了科科。

不是自傲,但这个学校如果要搞个和谐寝室评比,我们寝怎么说也能进前三。以团体为基本行动单位这个好像没什么值得夸耀的,但信息第一时间共享,平日互帮互助,又因为隐秘的共同爱好而时常在熄灯后进行心之交流,日常生活彼此包容又和谐融洽,这些都句句属实。其实,除了四个人都是学渣以外我根本找不到我们寝的任何缺点(这个时候希望某些学霸寝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然后J3来了,笑嘻嘻着来的,像一个会自我分裂的富江,一个小雨家族的绿茶婊。它加剧寝室隔阂于无形,病毒一样渗透然后扎根滋生了,凡是吸过的人都心驰神往。

厉害了我的基。(此处应有表情包:厉害了我的鹅.jpg

我就说一个,上两个学期我们寝几乎每周都会出去搓一顿的。这话本不该我来说,我最懒最公举病了,叫外卖参加社活开会看电影这种事从来轮不到本宝宝,一般都有人在前面提醒,我跟着做就好。这学期不是这样的,J宝宝社团忙,把我丢给和网瘾者们同处,逼我当了一个不会电击的N叫兽,能做的只有:“我们吃啥?”“有社团开会。”“该去图书馆了。”“说话呀。”“说话呀。”“说话呀。”“你们说句人话好不好。”

woc,好伤感啊!

再也没有人提出搓一顿了。所以我来。但是说了之后,谁也没有理我,两个网瘾者我也不指望问一遍就能收到答复,但是J宝宝呢?宝宝你怎么不说话?这不像你!宝宝你不要吓我啊!

J宝宝终于慢吞吞开口了:我之前问你们去不去看电影,没人说去,我觉得主要是因为有两个人是担心去看电影会占用游戏时间。所以,最后,我决定约别人。

末了,又添一句:对,我周日晚上已经跟别人有约了。

ಥ_ಥ我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我想讲的第二点,沉迷游戏破坏寝室生活。

写下这篇吐槽,纯粹是跟风而已,给公众号除除草,添点人气(顺便一说两个网瘾者从来不写东西)压根没打算用这个来唤醒两人沉睡已久的良知,如果这样就能唤醒,还叫网瘾吗?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在日常生活中抱怨过,反正也毒不死啊!

以及,最后真正想说的是,索尼大法好,单机才是正道,早入ps4保平安。你正收到来自一名主机玩家的恶意颗颗。

By天使般的室友N


==以下附上室友J的前文==

还记得几个月之前室友N发了文章,既炫耀了她在一个宿舍里就有同好的愉悦处境,又控诉了室友J也就是我的强行安利行为。


然而这个学期开始阵营已经发生了变化。暑假中安静又可爱,善良又温柔的室友H开始打起了某网红游戏j3(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游戏全名是什么)开始沉迷游戏,日渐消瘦。是真的,室友H瘦了,并且再也不是那个下午三点就会问:“我们今晚吃什么?”的小可爱了。现在的她,是把“我没胃口”“哎呀吃不下”挂在嘴边的体重45kg以下的小,可,爱。


而室友N一向是看不起j3的,在发现H暑假里在玩这个之后还曾经在我们的聊天群里放话说要是H开学还在宿舍里玩,她恐怕要控制不住计几(我没打错,她就是这么写的)


但事实证明,当一共四个人的宿舍里有两个人都被某个rubbish游戏迷住的时候,剩下的人说什么都已经不管用了。【N:这里注一下因为最近各种tutor/profesaor/doctor上课爱rubbish长rubbish短所以她才用的应该吧233并不含任何攻击要素


室友H在开学后的某一个晚上,趁着N不在,把室友D拉入了坑。本来以为D只能坚持到捏脸这一步,万万没想到D也疯狂迷恋上了游戏。


作为一个总是想搏存在感的人,我从来就没有甘于寂寞过,我每天不停地试图打断D和H的游戏状态,结果让我明白了一点:像我这种人,是不应该找打游戏的男朋友的,因为我可能会在想挑起话题而得不到回应的过程中被憋死。


但作为室友,我并没有办法改变这样的局面。前天下午我在D和H打游戏的过程中回了寝室,然后就爬上了床,继续刷着我的cp,D和H两个人后来出门了。她们回来的时候,我从床帘中探出头来说:“你们回来啦!”D问我:“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今天晚上亦是如此,我和N从图书馆出来,N去跑步,我自己一个人回了寝室。预料之中的,两个人又开启了“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只能听得见H/D说的话”模式。像我这种不甘寂寞的人,尝试了三次开启话题均以失败告终后,试图发出打扫房间声音引起她们的注意,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于是就扔了几袋垃圾下楼,并且顺手把D洗衣房里的衣服拿了上来。


还好,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成功地通过借用H的电脑看DVD的方式“强行”中断了她们的游戏。感谢H的善良,让我在买了Got7 DVD两个月之后终于打开了它们。


就在我进入舔屏迷妹状态的时候,D从厕所里面出来:“哎谁把卫生间打扫了啊?”

围笑:)


都十二点多了,可以进入我们每天最重要的“最近文荒,有什么小说推荐”的时刻了。至于室友N,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看魔道祖师呢?还不错的。

By天使般但已经抛弃我们的室友J


评论
热度(1)

© 蒸汽乌托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