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经严格情绪过滤机制过滤
无趣但很健康

关于

2016年末总结


年初,在腐国认识了可爱的人,脸书加了一波好友,但回国之后因为无人交流而吃灰。口语一段时间变好,马上又极速退化。乔治虽然是傻逼,但是回想起来也是比较可爱的。吧?

年初还看了汉尼拔。

把室友拉进拔杯坑。

接下来一学期的每一天都在和她讲拔杯。

为了买Raw,发贴吧,朋友圈,厚着脸皮找根本没见过的在康大读的学霸网友,最后室友的姐姐答应了我,event当天又鸽了我。我凌晨三点在event的官方facebook里翻参加者,一个一个点进去骚扰,您好!在吗!可以请您帮我买个本子吗?现在Raw躺在我的书柜里啦!

上半学期两个tutor,有一个是吴克老男人,五十多岁,胡子刮得很干净,脑袋光溜溜。某次和同学去健身房跑步撞见他在无氧运动区卧推,每抬一次杠铃就发出一声粗喘,白背心胸口处湿了一大片,勾出肌肉的轮廓。视觉冲击太强劲了,当时我们真的十分震惊,又十分尴尬。

暑假,去了日本,和室友。这是人生中第一次自己主导的海外的自由行(腐国那次住行完全都是靠谱同学搞定的,在伦敦还有学霸学妹带着逛)。订airbnb的时候,东京的房主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临时取消了我们的订单,发他消息骂他也无动于衷。过几天他突然复活了,道歉并解释说之前因为买中国盗版手机壳被条子抓进局里蹲了几天,并欢迎我们下次去东京时住他的公寓。
我们:??????

下半年室友去玩剑三。我先后蹲了松,剑风,最后选择一个人在排球坑底装死。影日真好吃,躺在影日的粮仓里觉得自己每天都有一颗砰砰跳的肉粉色少女心。

因为“在农场的时候所有人只有我不会讲西班牙语他们聊天我无法插嘴让我感觉很难过”这样的理由放弃了德语,再加上下半学期德国boy太忙不跟我约,小专业志愿填写时果断地报了with西班牙语。

好后悔。我怎么他妈的不选日语。

it turned out西班牙语也不错。
暑假从日本回来的最后报了西班牙语的一对一网课恶补,两个老师都超可爱,其中一个是前冻鳗粉,头像是奇牙,对奇牙,日番谷冬狮郎这样的白毛正太有情结,觉得小杰太人渣,井上婊里婊气。我说:我喜欢库洛洛。她:……你喜欢这款呀。
学校里的老师,Flores,昵称花花,自带西班牙男人迷之娘炮气场,爱好是被人夸长得帅。拉丁口音超亲切,让我想起可爱的my Dile。
和室友组成的四人西班牙语补习班的老师,喜欢下班后和自己的学生开黑打屁股。
Ada:你他妈来学学韩语试试?

两个学日语的人为什么要落到这种样子。

上半年的时候觉得德语又难又难听。
下半年我遇见Mueller,想疯狂抽自己耳刮子。

每次Mueller的Seminar。
我(心里):说德语吧!Mueller聚聚说句德语让我酥一酥吧!法语也行!俄语也行!拉丁语也行!最好是德语!求您了!给您磕头!
他一说德语。
我:德语真是世界上最好听的语言!(医院抢救.jpg)

Mueller是个中央空调。我们班根本不是亲生的。我们根本不是他的proud。

第一句话是整个专业女生都是情敌的意思。


大二的第一学期一直和病痛捆绑在一起。

胖。胖。胖。

考N2,坐城市地铁。

黑哥哥,下半年也经常撞到,狗屎啊!

WTF我这种学渣竟然还有底层奖学金?

依旧和室友相依为命,做着满嘴喊着要脱团却毫无行动的死肥宅单身狗,职业混子。每次不管是在A同好群,B同好群,还是其他乱七八糟同好群,一谈及室友多讨厌的话题,我就百分百会被群众隔离出去。“不会呀,我室友就很blablabla”,“呃这种时候如果是我的室友就会变成blablabla”,“好心疼!不过我和我室友都是腐女大半夜经常集体飙车blablabla”,对不起,大家只是想互相倾诉自己室友多极品,一点都不想听你吹自己室友有多可爱。

其他想不起来了,说明不重要(。)反正这一年虽然essay周过得很苦,但总体很咸鱼,虚度光阴,未来回首起来大概要后悔的吧。

我也就这么一说◝(๑꒪່౪̮꒪່๑)◜

评论
热度(3)

© 蒸汽乌托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