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经严格情绪过滤机制过滤
无趣但很健康

关于

本学期段子集(3/15~4/14)

3/15
西语课小组任务之——找个西班牙特色美食,拍个制作视频,成品拿去教室分享。
我:我们组是把每个步骤拍了后期拼接起来加个配音上去。
小雨燕:哦,你们好厉害啊。我们组没这么麻烦,就打算来个长镜头。
我捋了捋,觉得此处的长镜头应该是指iphone摄像不按停止键。哽了下,回她:“那你真的很棒棒哦🙂”


3/17
关于我懒的问题。我实在太懒了。懒得出门看电影都不想化妆。
我:我好想把自己懒死。
小雨燕:你已经够懒了。
我:可我这不还没死吗?
金凤凰转过身子安慰我说:没有啦…其实你也不是特别懒,真的。
我:我还不懒?
金凤凰:你并没有特别懒啊,你只是很懒而已。
……
一时语塞


3/30
今晚小雨燕对我说:“我刚才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不是下着暴雨吗。当时迎面走来一对情侣,男方打伞,我看见他的肩膀有大半都湿透了。”

“哦,然后呢?”

我当时听着,还以为她又双叒叕在想男人。

结果她却说:“我就突然联想起以前我们共打一把伞的时候,因为两个人都太胖了…”

我:“所以各湿半边🙂。”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4/10(这中间为什么没有段子?因为DDL使人严肃)
口头禅之一是:我操,哭了,我xxxxxx
今天中午我喝O2的百香果柠檬,工作人员没给放糖,苦得皱脸。
我当即打开手机,在寝室群喊:我操哭了
下一句“百香果柠檬没放糖”的消息还没正式发出,小杜鹃竟然回了我一句:谁?
瞬间不知所措。


4/11
##
今天是未来室友导演的电影《XX侠》面向全校范围首映的日子。

由于这场近两小时的电影从剧本导演到演员到后期制作到原声作曲,其成员组成几乎都来自IS,而我们专业一向又很阿卡林,校内绝大部分无关人士都不清楚它的全称是什么,也不清楚一星期五天有三天都不上专业课的这八十来人平常到底都在干嘛。(当咸鱼,码字,当咸鱼)

因此电影的预告片出来之后,就有人恍然大悟道:你们IS原来是学拍电影的吗?

——被当段子传了很久。笑得大家人仰马翻。

正经回答:不是。我们是国际恐怖分子培训专业。


##
电影反响很好。亲情客串的还有IS全民爱豆Müller。他在剧本里的角色是个某某国大使。Müller演戏就像凯凯王演戏,没人关注演技如何,只要往镜头前一站,大家的迷妹滤镜就自动on模式,全场先剧烈尖叫鼓掌一波表达下爱意。尖叫完又抓着旁边同学的手臂嘶喊“他好帅哦”。等终于帅也喊完了,要好好感受剧情了,他戏份也没了。
可惜的是,我和小雨燕和小杜鹃和小天使四个人坐在第三排最右,Müller坐第四排最左,因此我们并不能直接知道他当时的反应如何(纵使和导演是未来室友也无卵用,选座选得太迟,他不好给我们暗箱)。
幸运的是,金凤凰和她的好碰友恰好就坐在Müller前面,据她们说,Müller当时极为害羞,在很苏很苏地笑着。


##
关于Müller到底多受欢迎,这里有一个栗子。晚上看完电影,我们四个加金凤凰她们两个,一共六个人一起返回寝室,一路上不断向彼此表达自己对他的滔天爱意。其中,金凤凰的好碰友被我评为当之无愧的头号迷妹。这里就叫她ike吧,ike酱是一个不论在哪个圈追星都能坐上粉头的人,自然是和我们这些普通的速溶粉/伪粉/学渣粉在对自己爱豆的细节敏锐度上有所区别。毕竟,她居然能从Müller上课说“当柏林墙倒塌时我十四岁”而推测出他的实际年龄,这乍一看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能想到要从一些不经意小细节完善爱豆资料的,却只有真正的粉丝🐸。

友好的信息交流大会结束以后,我回去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

【日常对穆勒发花痴。
日常嫉妒他老婆嫉妒得撕心裂肺。
日常感叹:怎么会有一个男人这么没有缺点呢!不对!他肯定有缺点!
“有啊,脱发。”小杜鹃说。
“不!那是人种的缺点,不是他个人的缺点!”小雨燕义正严辞完,立刻继续感叹:“唉,一个人怎么能这么完美呢!”
五个假粉凑一块听合格迷妹科普穆勒八卦,从柏林墙倒塌到八国语言,美滋滋。】

没想到,一小时内我狭小的朋友圈里竟然跳出三个人对Müller头号粉丝的位置进行争夺,明着互吹暗里撕逼,偶尔不经意地透露一下自己对Müller的了解比你们这帮傻逼多,跟他关系非同凡响,简直一出精彩宫斗剧。我吓得差点顶不住压力删朋友圈,还好最后大家及时冷场,事情才没变的不可收拾。追星真的太可怕了。

4/13
ike长智齿了,被折磨了大半学期。状态差的时候她根本写不下去论文,也无法去参加考试,最终费了一番周折拿着病例单向学校请假。这样一来,ddl可以被推迟而免去扣分,至于西语的quiz考试,因为考试是不能补考的,HUB那边说得自行征求自己语言tutor的意见,看要如何处理。
ike去了,她想到的最好解决方法是给她按个平均分。
结果tutor说:你没分。
ike很震惊:那请假和不请假的区别是什么呢?
“当然有啊。”tutor得意地说,“不请假的话就是零分,请假是没有分。”
末了深情加一句:imagine that

4/15

我对小雨燕说:我要吃青柠味薯片和柠檬红茶味的茶派。

小雨燕满口答应。

然后她为我带回了原味乐事罐装薯片和小茗同学。

解开塑料袋的时候,她很吃惊。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拿的是青柠呀!”

好了你死了你不用解释了🙉


TBC?

评论
热度(10)

© 蒸汽乌托邦 | Powered by LOFTER